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一拳超人-落入罪孽中的失能者】(01)【作者:lordsky29】
【一拳超人-落入罪孽中的失能者】(01)【作者:lordsky29】
字数:609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《Ep。1 人的本能,即使是你们也不例外》

  *开头请参照村田版漫画,本文从第九十九集第十四页(含封面)开始。
                 #

  「你们给我等一下啊!别这么简单就被对手操纵啊!」吹雪对着他从前的夥伴大叫着。

  广场上,吹雪组包围了他们从前的主人,而围观的群众与英雄则是站在更外面,目睹着他们的希望被彻底摧毁的瞬间。

  「你慌忙的模样可真是可爱呢。」带着全身虐恋道具的弩S,发出与她戴着口枷这形象完全不相符的清晰、妩媚声音:「你是不是认为你的夥伴跟你有坚固的羁绊,就不会被洗脑了呢?」她舞着鞭子,一步一步逼近毫无退路的吹雪。
  吹雪啧了声,双眼直视着眼前全部的敌人,观察着他们的下一步。

  「这些孩子都已经是我的奴隶了,别继续住在你的可爱童话里头了。」弩S指着吹雪,说:「手下被我夺走的感觉究竟是怎样呢?告诉我吧!」

  吹雪组扑了上去,吹雪咬了她涂了艳红的唇,一次次向后闪躲着来自她曾经的同伴所发出的连环攻击。

  「怎么了?」弩S在一旁看着这场群狼的狩猎,用高傲的眼神看着,笑道:「难道你对你已经前同伴下不了手吗?还真是可爱的小女孩啊!」

  吹雪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跟她起口角上的冲突,光是闪躲来自十多个人的攻击就已经够累了。一次次的抓击与扑击,手段极其野蛮与单纯,但在消耗战下,毫无意识的奴隶群比起吹雪这位「不敢施展」法术的法师来的好太多了。

  随着时间过去,吹雪的一席黑色长袍变得残破,脖子上挂的珍珠项炼也早已被扯断,珍珠洒落在路面上,却因破碎而反射不出应有的光芒。

  「真是痛苦啊…」弩S在一旁看了许久,见这场围攻毫无进展,想着自己也是有些赶时间,决定抽出她的鞭子:「就让我把你变得跟他们一样吧!乖乖成为我的奴隶,为怪人们做牛做马直到死吧!」

  鞭子破空挥出,巨大的声响显示那力道非同小可。吹雪伸出双手展开防护罩,在空中硬生生停下了那条巨大且沉重的鞭子。

  但威胁并不仅只那条鞭子。在接下鞭子之后,吹雪组与其他被洗脑的英雄就会全部扑上来想要攻击她,逼得她不能够全力抵抗弩S的重鞭攻击。

  「如果遇到比自己还强的怪人,你自己一个人活不下去。」

  想到琦玉曾经的言语,一股奇怪的情绪油然而生,是愤怒也是不甘。这样的情绪涌了上来:「吵死了啊啊──」

  吹雪用力搥向地板,一道强烈的光从她身旁散射出来,接着双手向外一张,伴随着眼睛的强烈白光,能量波由她为中心向外冲出,顷刻间凝滞住了身旁所有想攻击她的,不管是英雄还是她的同伴。

  「是啊,如果不想伤害他们,就别让他们战斗就好了。」弩S笑着,慢慢走了过去,手上的鞭子早已准备好:「但是分散了注意力的你,还能够挡住我吗!」
  重鞭再次脱手,往吹雪的方向如蛇一般刺了过去。吹雪手转了向,暂时挡住了鞭子的攻势,但她也感觉到,这并不长久。

  「别再挣扎了!」弩S对她说,收回了鞭子后,加重了从手中递出的力道,再次往吹雪挥去。

  而这次,吹雪再也无法抵挡住了。

  吹雪的右肩中鞭,紮紮实实的打在了她精緻的皮肤上头,即便对有魔力护体的法师来说,外伤是会立即恢复的,但内伤可就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。

  吹雪的法力瞬间消失,刚刚被凝滞住的人群涌了上来,把无法施展法力的吹雪死死抓住,用力摔在地上。

  「果然法师的身体构造不太一样呢,看起来不能用能力简单的收服你呢。」弩S走了上来,高跟鞋轻轻踩在吹雪的头上,鞭子在吹雪的背上游移着。

  「你到底想做什么!」吹雪只是在虚张声势,毕竟在法力被无效化的情况下,她跟普通人不同的地方也就只有心灵障壁而已。

  「掌控世界?」弩S说完自己笑了出来:「当然不是,我才没这么无趣。」
  弩S坐了下来,圆翘的屁股坐到了吹雪的脸上磨蹭着:「我想建造一个理想乡,一个由我当女王统治的奴隶帝国。」

  「呜……」吹雪被压在地上不能说话,只能听着弩S的狂妄发言。

  「首先,我可要先好好研究一下你。」弩S重重一鞭甩在吹雪的屁股上,吹雪反射性地叫了出来,她的长袍遮掩屁股的部分被鞭子撕破,但在屁股上的伤口只存在了一下子,马上就慢慢治癒了:「这样的身体…能够承受很多、很多的虐待呢,你说对吧?我的玩偶。」

  吹雪想回嘴她,但她因为疼痛而无法正常说话,只能支支呜呜的。

  「首先先来慢慢的,攻陷你的心灵吧。」弩S离开了吹雪的脸,命令吹雪组的人把吹雪架到一旁的两层楼高的平台:「高傲的人,心灵可是格外脆弱呢。」
                 #

  「不准动我!你们这群混帐,忘记我是…呜!」吹雪还没有说完,一根粗壮的充血肉棒直挺挺的堵住了她的嘴,强迫着吹雪吸吮着她曾经手下的肉棒。
  吹雪在临时搭建的平台上,被铐在用一旁的破瓦砾打造的T型示众枷里,当着众人的面被曾经的手下轮奸着她的嘴巴。台下聚集了不少的人群,大多是恐惧到了崩溃地带的平民,他们已经放弃了逃跑,屈服在了恐惧之下,一个一个被陆续窜出的怪人军团反绑住双手。

  这样我的护盾总有一天会被突破的…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…

  「呜嗯!嗯嗯!」吹雪用依然敌视的眼神看着眼前正在强暴她的男人,但他也发觉阻隔在心灵外的那股意图支配她的力量正在慢慢的,随着一次一次的抽插慢慢蚕食着她。

  「放弃不是很好吗?」弩S在她的背后抚摸着她圆润的屁股,用纤细白皙的手指挑逗的搔着她隐在黑色森林中的可爱缝隙:「没有痛苦,只要乖乖地听从,很简单的生活不是吗?」

  「但就是因为你们不能够自己了解…」弩S高高举起鞭子,语音未落就重种的甩在吹雪高高翘起的屁股上:「本女王才要用鞭子让你们这群排挤我们的贱畜,好好的用身体体会服从的快感啊!」

  「嗯啊啊啊!…咳!呜嗯嗯!」吹雪痛的哀号出来,但在她哀号的同时,男人的白浊精华从火烫的肉棒中涌出,吹雪反应过来想要把那些液体吐出去,但被发现之后头就被男人死死压了下去,强迫着她耻辱的全部喝下去。

  肉棒从她的口中抽出,牵丝着唾液与精液的混合体。吹雪的眼神失焦,从前后各有不同的感觉袭入她的脑袋,一会儿是剧烈的痛,下一秒却是性欲带来的舒畅跟难以下嚥的恶臭,最后浮现的是深刻的屈辱。

  「眼神真好,再多来一点吧。」弩S趴到吹雪背上,用鞭子把她的长袍更加掀起:「这样完全征服你才更有价值啊!」

  吹雪组的人又替补了一个上来,这跟肉棒比起刚刚的粗了些,但也短了些。但这次她的背后却也站了一个人。

  「等等…不要!那边是要给…」

  「是属於本女王的!」弩S还没等吹雪阻止,鞭子用力的挥向了她肥嫩的大腿。而这次伤口恢复的速度明显变慢了:「本女王说要把你的处女给哪个男犬,你这只母狗就得要给出来!」

  吹雪明显失神的时间变长了半晌,喘了口粗气,眼中的杀气渐渐的迷茫取代,即便还保有着大多的理智,但也已经被大举入侵了。

  救我…

  吹雪看着阴雨的天空,深切祈祷着,能够把阴雨彻底击散的,一拳。

  而对天空祈祷的视线,马上就被男人的肉棒所取代,嘴巴被他用双手张开,从里头挑出了舌头,迫着她舔舐有丝许汗味与骚臭的龟头。

  「慢慢祈祷吧…母狗…」弩S发觉了她的眼神,打趣地笑:「人类啊…一开始总是杀气腾腾的对抗未知,然后开始被未知凌虐之后开始畏惧未知,期待着你们所拥有的已知能够拯救你们。」

  「我最喜欢的。」身后的男人抓住了吹雪企图逃窜的屁股,像是在教训小孩般的打了一巴掌:「就是在你们祈祷的时候。」

  「嗯啊啊…」肉棒碰触到了耻丘,龟头前缘浅浅的剥开了原本缝隙处密合的肥嫩鲍鱼。

  「彻底,摧毁你们。」

  「呀啊啊!」

  肉棒同时突入进来,无预警的,她的身后的另外一张嘴巴也被塞入一根巨大的自慰棒,一边展现它的瑕疵──在直肠里漏电,一边散发着一种能够被直肠吸收的液体。

  那是什么…护盾消失的…更快了…

  「呜嗯!呜嗯嗯…」吹雪眼角泛着泪,夹杂着汗珠,在已经被精液玷汙过的脸颊滑落。她很难得的同时感到羞耻与恐惧,被支配着的恐惧,深切的期望着那个谁会突然出现,然后拯救她,而不是被铐在上头,护盾慢慢的消逝。

  「你哀痛的表情真让人舒服啊!」弩S双手用力捏着吹雪偌大的胸部,使力着让她的乳房像是水球般的变换着造型:「你感觉到了吗?你的精神快要不行了…你开始祈祷了…你开始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了。」

  「这种让人的自我慢慢死去的过程,真令人…嗯啊啊啊!」弩S露出舒畅的表情,单手压住了马甲下的三角地带:「来吧!让我看看!你完全堕落的过程吧!」
  吹雪感到身体越来越不受理智所秩,脑袋渐渐被鞭子带来的支配中,内涵的巨大的性欲支配。原本在抵抗的嘴巴开始高兴地迎接着肉棒,舌头在口腔里面快乐的舔舐着进进出出的肉棒,每一次的插入也都伴着吹雪的吸吮而更加深入,像是一位熟练的妓女一样挑逗着它。而下半身也不落於人后,原本还在挣扎的屁股开始顺从男人,面对着夺去她贞洁的肉棒愉悦的摇着屁股,让直挺挺的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够碰触到自己最敏感、最舒服的位置。

  她的双手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根肉棒,不是吹雪组的,而是方才在底下害怕的人民。

  「这哪叫英雄啊…」他的脸上佈满恐惧,怪人在他的身后拿着一把複制的皮鞭:「根本就是公用的肉便器啊!连人都不如!」

  「对…对啊!」另外一人附和道:「身为男人,我还不使用你。」

  吹雪明明应该深知他们是被逼迫着说的,但却像是针一样,一次见血。
  不要…我已经不如我的姊姊了…

  不要连这一点的崇拜…都…都不留给我啊…

  两个男人捉起了吹雪的手,而吹雪的手也反射性地握住他们的肉棒,两股羞耻的炽热相碰在了一起。

  「自…自己动啊!」

  「呜嗯…嗯嗯…」吹雪崩溃大哭了出来,明明了解,明明想要阻止,但却无法了解,无法阻止。她的手开始前后套弄着两根肉棒,乳房也被他们两人个别捧着,逗弄着乳头。

  「真好真好!被不如自己、曾被自己轻视的人轻视的感觉如何啊?」弩S看着被完全使用的吹雪,叫来了一个吹雪组的男人,命令他跪在自己的跨下用舌头侍奉他的蜜穴:「说说你的感受吧!地狱的吹雪!」

  前后的肉棒抽插着她的速度愈来愈快,她的意识越来越远去,如果护盾能够被实体化的话,大概只剩下如薄纱的厚度了。而突破薄纱的最后一击也即将到来。
  「一起注满她吧!我的奴隶们!」弩S一声令下,她的小穴跟嘴巴马上被肉棒灌到了底,吹雪瞪大眼睛等待着稍后即将溃堤的自己。

  首先射出的温热来自於自己的腹部,满满的注入在自己的阴道,再互相推挤着进入子宫,而繁多的精液马上把她的子宫注满,甚至还有一些流了出来。
  薄纱被撕了一道大裂缝。

  接着已经被使用过的嘴巴也再次被男人的精华倾倒得满,这次她没有办法反抗,因为身体帮她选择了,温热的液体随着舌头的帮助,尝着骚臭的味道,把精液加速推进食道里。

  薄纱已经牵着丝,已经摇摇欲灭了。

  「被我好好的汙辱吧!贱女人!」

  「给我好好接下来!」

  两根被她握着的肉棒喷射出白浊,撒在她哭花的脸上,佐着汙辱她的话,彻底的,把她的护盾击碎了。

  四个男人把肉棒抽离开,还没成为奴隶的两人在以为完成他们交给他们的任务之后,就能依约好好离开这边而稍微庆喜着,但也马上被弩S手中的鞭子打了回票。

  吹雪被弩S从示众枷上放了下来,跌在平台上,身上佈满了曾令她羞耻不堪的男人的分身们。

  雨落了下来,沖刷在吹雪的身上。

  「如何?还是不喜欢我吗?」弩S用脚抬起吹雪的下巴,让吹雪仰视着她。
  「当然没有…」

  不…啊啊…

  算了…

  不管…

  就…

  「母狗怎么敢反抗高高在上的主人呢?」吹雪如此说着,明明才刚在众人面前被凌辱着,但却笑了出来。

  那种笑,读不出究竟是伤心,还是快乐,是一种无法言喻的。

  「很好很好,就是这样听着我的话就对了。」弩S叫了一旁的吹雪组过来,指着那个最高的男人说:「以后,你就是他的衣服啰。」

  「知道了…母狗会好好完成主人的任务的。」吹雪用手支起身子,缓缓走到那男人面前,像是无尾熊一样揽住了他。

  奴隶与主人是能够心灵相通的,但这个相并不是互相,而是让主人方便的相。吹雪早已经知道主人要她做什么,只不过卑微地等待着罢了。

  男人抱起了吹雪的屁股到她的腰前,把肉棒插进了她潮湿的小穴里面,发出了不小的水声。

  弩S从一旁拿出道具固定住他们两人,好让吹雪能够在不被男人之称的情况下好好待在男人身上。

  看着今天增加的一位特殊的战利品,弩S不自觉的感觉到愉悦,大笑出来。
  「是在笑什么,你这杂碎垃圾低能混帐东西。」还没听完,两块巨砾往弩S的身上夹去。弩S旋身,让鞭子画圆,瞬间击碎了两块约莫一吨重的巨砾。
  相同的长袍,娇小稚嫩的身材,同样傲视一切的眼神,但却比吹雪更加狂妄,而身后早已具现化的青绿色怒气更是方才吹雪展示出的能力的十倍…不!百倍吧。
  「本女王可还没邀请你这还没成长的小狗狗参加我的派对呢。」

  「干我什么事?」龙卷双手握拳,大地震憾,从中裂了开来:「我要把你碾成肉酱,再送给垃圾场猪笼里面的臭猪。」

  「给我好好接下来!杂碎!」龙卷瞪大眼睛,大地折成两半,往弩S开始迅速的密合。

  但从深深的地底,窜出一只巨大的蜈蚣卷住了正要施法的龙卷。而把能力全开的龙卷自然顿了一下,放轻的掀开大地的力量,瞬间把缠住自己的蜈蚣扯开。
  但下一秒,却是迅速的、巨大的念动力长枪迳直刺在了龙卷的护盾上,在龙卷的能力被分散开来之际,护盾被权力的长枪突破。长枪钻入护盾内,龙卷还没反应过来,长枪马上变成了似液体的状态,反捆住龙卷的四肢,其余的液体则是变成了面罩与内裤,死死年在龙卷的脸上,灌满了她的嘴巴与鼻孔,慢慢流入到食道,然后留下了一道可供呼吸的通道就凝固起来;内裤则是流入龙卷原本的白色内裤空隙中,注入她的小穴与肠道,并在小穴那边留下通道凝固。

  正当龙卷想收回力量,把这些烦人的东西拉出她的身体时:「!」

  她从外回收的力量,毫无剩下的被那面罩与内裤完全吸收,不仅仅让面罩与底裤变的更加坚实,她的能力也几乎被完全稀释,从天空落了下来。

  她的四肢被捆在一起,像是小笼包似的自由落体而下,然后被念动力所接住,轻轻落地。

  龙卷的眼前一片黑暗,她只能听脚步声只到有人正在缓缓接近她。但在脚步声到达之前,她就被一股力量抓了起来,留在嘴巴跟小穴的通道被插进了管子。
  「想不想尝试当个,正?常?人呢?战栗的龙卷小妹妹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#

  怪人总部,地下一点五公里处。巨大的设施中闪烁着青光。龙卷被吊挂在里面,两跟管子接在机器上,从管子里流出不少的翠绿色能量。

  龙卷早已无力,不仅是她对着空气骂人骂到无力,这机器也在快速的把她余下的能力全部抽乾。

  等到一小时过后,龙卷感觉到能量已经连一点滴都不剩,机器准确地发出了声音,把她扔到地上,面具也应声化成液体离开她的脸上,她才终於看见自己眼前的景象。

  满山满谷的雄性怪人们,全部露出他们各在不同位置、不同粗细、不同长短、不同形状的生殖器,隐约闪着她所拥的有翠绿色光芒,邪邪笑着看她。

  她想要收回能力,但她马上就了解到,她连发动收回能力都已经没有办法了。
  现在的她,就犹如从神坛仙女丧失了全部的能力,空有着如仙女般的姿色落入罪人们的大本营中。

  《Tobecontinued……》

 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