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女奴训练】作者:Capricandy
【女奴训练】作者:Capricandy
女奴訓練


字数:23500字
    第一堂課(曝露課)——考試篇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(零)

    上了兩個星期的暴露課,明天就要接受考試了,如果考過了,就能接著上第二個課程,但若是失敗了,不但得面對殘酷的處罰,還得「留級」從頭再上一次課,依據契約內容,每多留級一次,未來就得多作三個月的工作來還多花的學費,如果這樣累積下去,那我還沒開始賺到錢就已經先做到死了。況且老師也有說過,第一堂課的考試是最簡單的,往後的考試比第一次的考試困難了好幾倍……

    這一晚我又失眠了。輾轉中回憶起以前的種種往事。想想,才兩個星期,但我已經快要忘了兩個星期前的我,是過著怎麼樣的生活。雖然家境清寒,但是父母還是很疼我跟妹妹的。常爲了我們的學費而四處奔走賺錢. 不過都怪我成績太差,只考到私立的大學,怕會給家中的經濟造成太大的負擔,只好休學打工。後來妹妹也要讀大學了,因為她的成績比我這個姐姐好太多了,很有機會能夠考上公立的大學,可是家中實在沒有足夠經濟讓她升學,雖然我也有在打工,但賺的錢自己用勉強可以,卻也沒辦法幫忙負擔家中的經濟。看著發愁的父母,跟已經下定決心沒有錢讀大學就一起打工中斷學業的妹妹,我這個姐姐能夠幫得上忙的,就是利用我現在這年輕也還算不錯的身體來賺錢. 剛好我們國家有一套國家奴隸制度,我當上國家的女奴後,以後我賺的錢,雖然我再也花不到,但國家都會把錢送到我的家人手上,想到這可以解決家中的經濟負擔,我也就欣慰了不少。

    跟父母吵過一架後,在我態度堅決下,我父母忍痛點頭答應,我們一家四個人都哭了。隔天,我就在全家人陪同下,到國家奴隸中心,經過臉蛋與身材的審核通過後,他們註銷了我的國民身分,我已經不算是個國民了,我把我自己的一切賣給了國家,成為了國家的女奴。我媽媽還問那裡的人以後有錢的話可不可以把我贖回來。他們的回答是:「以後可以簽約讓我住回我原本的家,但身分已經不再是親子而是主奴,所以一些奴隸要遵守的事項都還是得遵守。況且簽約也是得照著國家訂定的奴隸交易出租法來辦,若光靠著我賺給他們的錢,存了整整一年也不夠租我回去一個月。」他話說完,我們一家人又都哭了。

    剛開始成為女奴開始接受訓練,簽約金的錢就已經夠我們家不愁吃喝將近三年了,妹妹的學費也有著落了。往後,我只要能夠通過一年的女奴訓練,再加上六個月的實習女奴階段後,我也可以正式爲家人們賺錢謀生了。

    不過有一點我隱瞞了他們,我是申請成為國家的性奴隸. 專門就是要滿足國家政府官員跟重要顧客的性慾,這也是我所能當的奴隸種中薪水最優渥的(一些高級的奴隸因為我資格不符無法申請)。如果給我家人知道他們應該會崩潰。所以我也很擔心如果哪天他們真的籌到錢把我簽回去,卻發現我的身分時該怎麼面對……

    (怎麼……想到了這些往事呢)

    現在要想的,應該是好好面對明天的考試吧!雖然兩個星期來的曝露調教,讓我從原本連腳都不敢露出來的易羞個性,到了已經有三次的戶外暴露經驗了,但我還是保存著那種羞恥感,我還是無法摒棄那現在一直困擾著我的價值觀. 我想起老師曾對我說過,他可以一開始就將我全身扒個精光,把我吊在大馬路旁,每天享受著過來過往的車陣跟人群。但他不要這樣,他們調教師最大的樂趣,莫過於一點一點的腐蝕著我們的羞恥心,那種嬌滴滴的女奴是他們眼中的極品,一個沒有羞恥心的新奴,調教起來多無樂趣。

    我當初還很慶幸因為這樣,我也可以慢慢適應。但後來才發現這對我是而言這是多麼大的災難. 每次我的神經已經瀕臨極限了,他卻還能使出更邪惡的花招。將我折磨了一遍又一遍。還不停的換玩法。從全身穿著性感裝扮、穿著裙子而不穿內褲、穿著高中生的白色上衣而不穿內衣(那天還碰到下雨!我那天真的是第一次在戶外露點了)、穿著比基尼泳裝逛大街,還有一次下著大雨時,他只給了我一件黃色透明雨衣就要我出門,對他而言,有穿還很害羞的我,比起其他已經被調教成全裸的成熟奴隸還要更加有吸引力。

    所以,這兩週,我真正的全裸曝露也才只有兩次,而且人數也都不多。但已經讓我羞愧至死了。

    明天的考試,讓我擔心的是,老師說課程歸課程,到了考試時,他還是要讓我能夠完全失去曝露帶來的羞恥心才算是合格。

    我這一夜睡睡醒醒的。天還沒亮,門就打開了,老師把我叫了起來,說現在就要帶我去考試的場地了。我等待著老師給我準備考試的服裝,老師卻說穿我原本這件去就可以了。

    我現在穿的這件,正是我當上女奴的當天所穿的衣服,本來以為成為女奴後就沒機會穿了,不過老師准許我在室內,除非要特別進行調教課程,否則平常還是可以穿著這件衣服,而到了戶外調教,衣服則常由老師指定準備,這次可以穿原本衣服出門,是否有什麼特別涵義?

    我坐上了車,看到老師將一台腳踏車也搬上了車上,提著一個包包放在前座,於是就開走了。

    一路上我不敢跟老師多說什麼,而且我因為昨晚沒睡好現在全身有點不舒服。老師對我說:「把路給記熟了,等等你可是要自己回來的,如果迷了路就算失敗了。」

    (自己回來?難道……)一個不安的想法瞬間襲遍我全身。

    不過路線並不難,老師也只是沿著省道一直開,開沒多久就碰到紅綠燈,就這樣開開停停一個多小時,我們已經跟原本的地方隔了至少一個縣市了。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(一)更衣暴露

    「就在這裡了。」老師終於停下了車,把我帶下來。這時天已經全亮了。許多店家紛紛正在準備開店。

    「我先跟你說一下考試規則. 」老師忽然說. 我也專注地聽老師接著所說的每一句。

    「這次的考試很簡單,只是很耗時,總共有三大題,考試時間會持續今天一整天。你只要記得,照老師的指示去做就可以了。這樣明白嗎?」

    「明白!」我回答。

    「這次考試就是要你摒除最後一點暴露產生的羞恥心,所以考試過程當中,決不能有半點羞恥心表現出來!如果考試過程當中,妳的動作有所遲疑,又或是有用手遮掩住身體任何部位,又或是羞到滴下淚來,都是不允許的,明白嗎?」
    「明白!」我回答,但我的心已經動搖了。

    「不過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,考試過程中,允許你有一次的掉淚機會,還有聽第二次口令的機會,如果我同一個口令說了兩遍後,妳還是沒有動作,又或是妳在考試過程哭了兩遍,又或是有半次遮掩住身體,就算是潛意識,也是判妳考試不及格,這樣,會有什麼後果,妳自己清楚!明白嗎?」

    「明白!」

    「當然,若無法完成這三題,也是算考試失敗,明白嗎?」

    「明白!」

    老師似乎是說完了,接著他帶我走到了一間大型的服飾店。

    「這裡就是你的第一個考試場所,等等我拿什麼衣服給妳,妳就試穿什麼,直到我滿意為止,明白嗎?」

    「明白!」我雖然這麼說,但我腦筋動得飛快,想著是不是又要讓我穿著性感暴露的服裝來折磨我的。

    「歡迎光臨,請問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?」走進店裡,店員就親切地對我們打招呼。

    「不用了,謝謝!」老師對著那店員說後,就直接帶著我到女性的服裝區.
    我看著琳瑯滿目的衣服,想著我以前都是沒錢可以買漂亮的衣服,現在卻是連買衣服的自由都沒了,別說買衣服,就連我身上這件衣服還能穿多久我都不清楚了。

    「換上這件。」老師已經遞了一件衣服給我,我拿起來稍微看一下,還好雖然性感但不是太過曝露的,我拿到更衣室正要關起門來,老師卻說:「等等,我要看著妳換,就這樣開著門換吧!」我呆了一下,老師看到我的遲疑,又說了一次:「開著門換. 」

    我想起了剛剛老師說的規定,只得急忙脫下我原本的衣服,幸好現在才剛開店,店裡沒什麼人,就只有老師跟我,而老師大概早就看我看膩了……

    換好後,走出去要給老師欣賞,但老師連看也沒看,又找來一件衣服,要我再去換.

    就這樣,我不斷穿梭在更衣間,身上的衣服、褲子、裙子一件換過一件,店裡的人也越來越多,還好因為這裡比較裡面,還沒有被人發現.

    剛這麼想同時,就有一名中年婦人走過來,當時我正好在換裙子換到一半,就這樣我的小內褲直接暴露在那婦人眼裡,那婦人先是驚訝地看著我跟老師,老師拿出一個黑色的皮夾給那婦人看,那婦人似乎知道了老師跟我的身分,對我鄙視了一眼,就轉身離開了。

    而後還有好幾人也是如此,都在我服裝換到一半時被看個正著,連不應該走過來的男生也來了好幾個,有些人巴不得待在旁邊看我不斷上演更衣秀,但都被老師給瞪走了。畢竟老師是國家的人,一般人根本不敢得罪到他。

    我大概也漸漸釋懷了,一件接著一件也不在乎是否越來越暴露,反正絕對不會比更衣時什麼都沒穿還要暴露,況且再暴露的衣服也只不過穿一下下又要換下一件了。

    就在我毫無預警時,老師忽然說:「好!就是這一套!」我呆了一下,低頭看了現在所穿的衣服,我的媽呀!我剛剛怎麼會穿上這麼暴露的服裝.

    那衣服的布料只有兩片,剛好遮住了左右乳房,中間以及其他地方都只有稀疏的繩子支撐,手臂、肩膀、背、乳溝、肚臍等,可以露的都露了,若是沒有了胸罩,乳溝那邊的繩子拉不緊鬆開了,可能乳房也會直接大大暴露出來。

    那褲子是超短的熱褲,或者該說比較像是材質比較硬的內褲,褲管只到大腿根部,最慘的是那還是低腰的,前面還做成V 字型,所以從前面、後面都可以清楚看到褲子裡面的小內褲。

    「老師,我可不可以換一件?」我哀求地說,手也下意識要去遮羞,看見老師眉毛微抬,我才立刻意識到自己差點失去資格,連忙把手縮回來還自己打了自己手背一下,老師也對我露出微笑。

    「穿著這件衣服,去給店員結帳!結帳完後再來找我。」老師說,我只好無奈地自己默默走去給店員結帳。

    途中,所有的客人,不管是男生女生,都轉頭盯著我看,我就這樣羞恥地穿著這件衣服走去找店員.

    那店員看著我穿著那件衣物說要結帳,用著詭異的目光看著我(其實是因為那件衣服不是他們店內的商品,而是他們店要配合這考試而演的戲),之後對我說我不能穿著這件衣服結帳,要我先回去換回原本的衣物,結完帳後才能再穿回這件。

    我走回去告訴老師這件事,老師似笑非笑地看著我,緩緩地說:「我要妳結帳完後再來找我,這是我說第二次了。」

    我看著老師的神情,了解他要做什麼了……不要,我腳一軟坐倒在地上,眼淚已經開始在淚眶打轉.

    老師也沒說什麼,只是拿出一張紙、一之筆,笑著對我說:「要放棄資格了嗎?」我嚇得趕緊爬起來,但是眼淚還是忍不住滴了下來。

    我走到了櫃檯前,當時店裡已經有很多人潮了,但我還是只能硬著頭皮,將我身上穿著的這件給脫下來,在眾目睽睽之下,只穿著胸罩、小內褲,把那套衣服遞給店員結帳。店員看我哭成那樣,也沒有說什麼話,默默幫我完成了「結帳」動作。不過她剪下來的不是標籤,她遞給我看,上面寫著:「第一題通過」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(二)逛街暴露

    我跟老師已經走出那間服飾店,我穿回了那件暴露裝扮,也已經停止哭泣了,但是依照規定,我還是失去了唯一一次的哭泣機會。

    老師讓我休息一下,摸著我的頭,安慰著我說:「剛剛妳表現得很棒了,從沒有玩過這麼刺激的吧!之前調教妳時,妳總是要掙扎到最後,然後才邊哭邊完成課程。今天這考試,限制了妳掙扎跟哭泣的權利,老師知道這樣對妳很痛苦,但是這是考試。如果妳連考試都無法及格,以後正式工作,又怎麼可能受得了呢?先讓妳休息一個小時,把心態調適好,妳已經沒有資格哭泣了。等休息後再繼續進行第二個考題. 」

    「是的!老師!」接著這一個小時,我在腦海中不斷對我自己催眠,我已經不是一個平凡的小女生了,以後我只是個女奴,一個下賤供人凌虐玩弄的性奴……幾次想到這,我的眼眶又湧出淚水。老師只是笑笑著觀看著我,他允許我在休息時間落淚.

    我也開始努力回想這兩週來的上課,說實在的,比起剛剛發生的事情,還要羞恥的暴露是有的,我現在需要的就是喚醒當時的無恥感。

    時間過得飛快,馬上,老師就對我說:「已經過一個鐘頭了。走吧!開始下一個考試題目了。」

    我嗯了一聲,跟在老師後面,走了一段路後,老師停在一間便利商店門口,抬頭望著出神。

    「老師,請問這裡是第二個考試場所嗎?」我看老師看得呆了便主動提問。
    「不!只是這間店讓老師想起一些事情……」老師回過神來,繼續說道:「妳的第二個考試場地,其實就在你現在所踩著的這裡,這一整條街,都是妳的第二個考試場地。」

    我大概知道了,第一個考試場所因為都在那間服飾店,所以暴露歸暴露卻只有進那間店的人才可以看到。第二個場地就已經移到戶外來了。

    「那,我該怎麼做呢?」我又主動問老師,轉守為攻可以讓我比較有心理準備。

    「我要妳穿著這套衣服逛街。」老師說,這讓我吁了一口氣,因為雖然這件衣服暴露歸暴露,但我也已經調適好自己了,這件衣服已經不會讓我感到羞恥了……吧……

    直到老師遞給我一支剪刀,說:「首先妳要先走進去便利商店裡面,跟他們借廁所後,在廁所裡把內衣褲脫下來,剪成碎片帶出來給我檢查。」

    我聽老師這麼說,心又涼了一大截,我這才想起會覺得穿這件還好,其實是因為內衣褲遮羞還比這件服裝多一些,要是少了內衣褲……

    「要我再重複一次嗎?」老師說,聲音有些不滿了。

    「沒有!」我趕緊接過剪刀,走進便利商店。一切都會沒事的,忍一忍就過去了。我這樣對著自己說著。

    倒是便利商店的店員,那是個男性店員,他看著我這身打扮,又聽到我要借廁所,莫名其妙緊張了一下,結巴地說:「裡……裡面請!」可能是因為忽然看到這身打扮的小女生,慌了吧!我這麼認為著。(其實是因為曾經也有個女奴接受了跟我一樣的考試,卻在廁所裡面偷偷用剪刀割腕自殺了,而且她的老師也正好是現在教我的老師)

    進到了廁所,我把內衣內褲脫下來後,看了一下,剛剛我認為已經可以克服的那兩件服裝的暴露已經完全施展出來了。

    沒有了胸罩,衣服看上去就像只是兩片布一左一右貼在我的胸旁。而且我還必須將胸前的繩子拉緊,我的乳頭才不會不小心就露出來。不過這麼一來,我的乳溝也就更明顯展露出來,且後面的繩子也是緊繃狀態,若是胸前繩子拉得太緊,背部的繩子顯得脆弱易斷,一但那裡斷掉,大概整件衣服就掉下來,我也就真的上半身全裸了吧!其餘乳房部分已經沒有餘力擔心了。我現在連呼吸都沒辦法太大,胸部大規模地一縮一脹,都有可能讓那些繩子瓦解,也會讓乳頭「探頭出來」。
    褲子部分就更誇張了,後面的股溝展露無疑,那件褲子褲管部份還有加緊讓我的臀部更翹,屁股露出來的部分還比遮住的部分多出許多。前面的V 字型部分不再是剛剛內褲的白色也不是我的膚色,而是雜著稀疏的黑毛,這讓我完全崩潰。
    怎麼辦?我看著剛脫下來的內衣內褲,這是我唯一可以遮羞的部位,但老師還要我把內衣內褲剪碎才能出去……

    就這樣恍恍出神一會,外面傳出敲門聲。

    「小姐,您還好嗎?」是那個男店員,我想想我在廁所也待了這麼久了。也好。深呼吸一口氣,緩緩打開門來,他將是我考試第二題的第一個評審。

    那店員先是看到門開啟了像是鬆了一口氣,看到我當時的穿著又讓她目瞪口呆。我拿著我的內衣內褲,微笑著對他說:「我現在要把這兩件內衣褲剪碎,請問您可不可以給我一個塑膠袋讓我可以裝起來呢?」

    現在要拿塑膠袋好像都要錢了,不過顯然那位店員沒打算要跟我收錢,他馬上去拿了一個塑膠袋,但不遞給我而是攤開來替我拿著,眼睛都不離我的身體半點. 我也沒多說什麼,甚至也沒有想到要遮羞了,因為我一手拿著內衣褲一手拿著剪刀啊!

    我可以感覺到,每剪一刀,我的呼吸就越來越大,隨而代之,我胸部的起伏也就越來越大,那位男店員的呼吸也跟著大起來,真是有趣。

    都剪成碎片後,我接過袋子,笑著對他說聲謝謝後,便就這樣走了出去。
    老師一直在外面等著我,看到我走出來對我微微一笑,拿走了那一袋的碎片。也給我看了另一袋碎片,我認出那是我來時的穿的衣服,我也清楚意識到這代表什麼了。

    之前這兩個禮拜,雖然每次若要我穿什麼衣服,老師都會拿來要我穿上,但其他時間我除了這麼一件,從我成為女奴那一刻起一直陪著我的衣服外,已經沒有自己的衣服了。

    而現在,我唯一的一件也失去了,也就正式宣示著,我以後的生活都是不著衣褸了。

    「走吧!現在我們進去逛街!記住!雙手絕對不能遮掩住自己身上的任何部位,若是因為一些狀況,讓衣服歪了,也不能扶好,甚至掉了就給它掉了,明白嗎?」

    「明白!」

    這一路逛街下來,可以想見我身邊會是什麼情況,男生看著我狂流口水、女生看著我嗤之以鼻、情侶看著我女友會瞪男友一眼、小孩看著我目瞪口呆、老人看著我搖頭嘆息。我一路享受著大家給我的視姦,雖然還是有些感到羞恥,但已經可以成功忍住眼淚,還能強顏歡笑跟大家打招呼。

    我的手垂在腿的兩側,自然擺動,我的雙眼直直看著那些群眾不畏懼,老師一直望著我微笑,我知道我已經快要達到老師所要的調教地步了。

    這時,有個男子忽然衝過來,雙手就要抓向我的胸部,這我完全沒有堤防到,雙手反射性要擋在胸前,忽然兩手一緊,已經被老師一手抓住,而老師另一手就抓著那個男生踰矩的雙手。

    「這位先生,不好意思,我們這次的考試還只是暴露,若是有要凌辱需要你的話,會再通知你來娛樂,了解嗎?」老師微笑著說,但眼神卻出現了殺氣,他這一抓也讓我驚住了,我從來沒想過老師身手會這麼地好。

    那名男子狂扭動被抓住的雙手急欲解脫,口中說著:「管她那麼多幹麻!像她這種賤種本來就應該要由我們所有男人折磨、羞辱她,卻被你們這些政府走狗給霸佔住,自己享受著這法律保護能盡情玩樂,我們做來卻成了違法,一切都你們最大……」他成功擺脫了一手,就要往老師的臉上揍下去。但只聽「喀嚓」一聲,隨即傳來那男生的哀嚎,他另一隻手的手腕骨頭已被老師捏碎了,正要打過來的手現在也痛苦地拖著那隻傷手。

    老師放開了抓住剛剛差點讓我失去資格的雙手的那隻手,揪住男生的衣領,竟把他提了起來。

    「如果你有什麼怨言,那我將你帶到政府官員前讓你對他們說個夠,但同時你可能也會失去國民的權利,終生徘徊於痛苦的無間道之中。」

    「要老子成為男奴?老子才不怕你這套!」

    「男奴?也許吧!但是如果是比奴還要低賤的階級呢?」老師似笑非笑的表情,讓那男子臉色變得慘白,也沒有多作抵抗癱在那裡.

    不久,幾名警察趕到,把那男子抓了去。

    「好了,剛剛發生了點狀況,但若非我急忙抑止住妳的雙手,妳是不是就要失去資格了?」這場風波結束後,老師對我說.

    我難過的低下了頭,輕輕點了一下,眼淚也快要流了出來。

    「這不能全怪妳,這種狀況本來就很難預測,不過幸好有及時抓住妳,才不會讓妳失去了資格。但有件事情要妳有心理準備一下……」老師忽然換了個嚴厲的口氣:「未來的考試項目,會有跟這類似甚至更艱難的,到時像妳剛剛那樣顯然就失去資格了。妳要能在這一年的調教之中克服過來,明白嗎?」

    「明白!」

    「忍住眼淚,別讓它流出來了。」

    我極力把眼淚給停在眼眶,等它漸漸乾涸。我們也沒有繼續逛街了,而是坐在一間速食店,老師爲我點了一杯紅茶。

    速食店裡總是有許多小孩子、青少年,甚至是高中、大學的男女待在這裡享受著這美味的一餐,拿起他們那幸福的表情跟我現在的狀況相比,讓我充滿著錐心之痛。

    「差不多了,該走了!繼續完成考試吧!」老師帶我走出店去,現在時間已經過中午了。

    「請問老師,第三個題目要做什麼呢?」一樣我還是採取先攻狀態,但老師卻笑著說:「還沒!妳第二個任務還沒有全部完成!不過應該也快完成了。」

    我不了解老師話中的意思,只好繼續跟著他逛街,不過好像老師也是很漫不經心的亂走。且老實說我的腳走得有點酸了,而且漸漸的……我……

    「是不是想尿尿呢?」老師忽然對我說,我臉紅了輕輕點頭,想想剛剛在便利商店跟速食店時怎麼沒順便上個廁所呢?

    「妳現在會想尿尿是正常的,因為剛剛喝的紅茶本身就有利尿成分,且我還有加了利尿劑,在喝完後十分鐘內就會產生尿意,頂多半個小時連男生都憋不住,更何況是妳呢?」

    我望著老師,他還是那附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    「若你要完成第二個考試題目,最後一小題,就是在大家的面前小便,小便完了,第二題也就過關了。」

    「什麼?」我驚訝地喊出聲來,又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。但我一點都不在乎,在大家的面前小便?我怎麼可能這麼沒羞恥心!

    「不然我們可以繼續逛,但妳不會有去廁所的機會的,妳也可以憋憋看,只要妳在太陽下山後還憋得住,也算妳過這第二個考試,但是一樣不會給妳上廁所的時間,要妳繼續完成第三個考試。看妳選擇在大家面前小便呢好呢還是尿褲子好呢,順帶一提,若是尿褲子的話,妳的考試也算是失敗的。」

    然後老師也就不理我了繼續往前走。我看了一下現在太陽,才剛越過頭頂而已,這樣憋到晚上一定會憋壞的。

    而且老師好像故意挑人多的地方走去,我該怎麼辦……我又羞急得快哭出來了。但老師依舊不理我。

    我停下了腳步。老師發現我停了回頭望著我,笑著說:「怎麼了?繼續走啊?」
    「我……」尿意已經脹到快讓我憋不下去了。我蹲了下去,旁邊的人也發現了我的異狀。

    「妳有什麼事嗎?不說老師要繼續走了喔!」老師明知故問,我雖然又羞又氣還是得屈服於現況.

    「我……想……尿……尿……」我小聲地說,但老師卻故意說:「什麼?大聲一點!」

    「我……我想尿尿。」我只能用老師,還有身邊的路人都聽得到的聲音,喊出了這極為羞恥的話。

    「那就尿啊!廁所就在前面。」老師料到我現在連移動身子都快沒辦法了故意這麼說.

    果然,我嘗試著移動腳步,但是膀胱一受到壓迫,已經有幾滴尿液流了出來,幸好那件熱褲是深色系沒有看到,但若再多一點鐵定會穿幫。

    「怎麼了?」老師還是站在那裡笑著看著我問。那些路人也都望著我們師生兩人,猜不透我們在搞什麼.

    「我想尿……憋不住了……」我艱辛地說完,下半身的精神全集中在尿道的擴約肌上。雙手已經受不了了要去脫那件熱褲,果然剛脫到大腿,底下就嘩啦啦尿成一片。旁邊的路人爆出一聲笑,我已經羞愧地抬不起頭來,這樣在眾人嘲笑中尿在路中央,已經讓我覺得我再也沒有半點羞恥心了。

[ 本帖最后由 3839649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47415869 金币 +23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